第九十章 御驾亲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shuzw.com

    寒苍总是极少在他面前提到无栖的名字,他知道他一直深陷自责与痛苦之中,但特殊之时,也只有用无栖劝谏他。

    终于,他点了头。

    正事谈完,寒祁又问起故人:「王兄去赤渊时见过孤痕了?」

    「可师尊预言过,司南晨是可以攻破赤渊的人,而且赤渊只要存在一天,就会对漠北虎视眈眈一天,不如就趁此机会破釜沉舟…………」

    看着寒祁失落的模样,他心中一痛,曾经那么多的亲朋好友,他们要么因为王权反目成仇,要么亡与战争之中,活着的人只剩回忆,自是不好过的。

    寒苍扯出一丝苦笑,揽住小弟肩膀拍了拍,故作轻松道:「孤单什么,等王兄回来就给你迎个活宝王后,到时王宫定是鸡飞狗跳,到时你想安静,怕是也安静不了了……」

    提起司南星,寒苍又想起她的长姐,「祁,你又改为让南星和亲,她长姐那边……」

    寒祁并不打算解释太多,他向远处望去,只道:「只要泽露城主知道,就算攻陷了赤渊,她也尚有重任在身,我的目的就达成了。」

    寒苍一头雾水,但他也不愿再猜这哑谜,便道:「不过你眼光还算不错,南星的确比她长姐更适合留在你身边。」

    「是因为泽露城主

    有心仪之人的原因吗?对了,我好像未曾问过王女是否有心仪的男子,就这样定下了联姻之事,王兄,我刚才的态度是否太过分了?」

    歉意涌上心头,方才他因为再见造骨术情绪有些波动,加上不愿为难泽露城主,他才应了司南星的请求。

    「是有点,毕竟婚姻大事,你们虽是联姻,不能说伉俪情深,也是要相扶到老的,不过以我对南星的了解,她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而且她肯定没有心仪的男子。」

    寒苍答的斩钉截铁,但他忽的话锋一转,面色变得奇怪,好像有些困恼,片刻后又摇头道:「但是……不会的不会的,应该是我想多了。」

    「王兄想说什么?」

    「没什么,哦……对了,我方才说的「适合」是指南星不止有趣,而且有实力,她与我第一次见面时就将我打伤,你看,我胳膊上还有疤痕呢。」

    「哦?她竟能伤了王兄,看来功力不俗。」

    「那是当然……」

    兄弟两人许久不见,一直聊到日升月落,寒苍伸了个懒腰,道:「天亮了,我该出发了。」

    寒祁皱眉道:「王兄昨夜才归,今日便要走?」qs

    「国事为重,就算我有心偷懒,南星那丫头定是心急如焚,再说了,早去一天便早归一天,等打下赤渊,咱们兄弟再见!」

    「此事但凭王兄做主,但还请王兄多留一日,等今晚送行晏后,再走也不迟。」

    「那……好吧,刚好我也累了……」

    漠北白日长,太阳早早就升了起来,两兄弟闲聊着,刚走到庭院外,便见阿葵抹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坐在外边台阶上。

    「哎呀呀,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本王替你出气去!」

    寒苍凑热闹似的,过去给阿葵递了张帕子,「一路那么苦都没见你掉过一滴眼泪,怎么到了漠北反而哭了起来?」

    阿葵接过帕子擦擦泪水,还是呜呜咽咽的哭着,寒苍不会哄人,刚要命人去把司南星请来,阿葵便抓着他的手,使劲摇着头。

    「你不想见她?」

    阿葵低头哭着点点头。

    这就怪了,寒苍捏着下巴想了想,「你们吵架了?」

    阿葵犹豫一瞬,摇了摇头。

    这也怪了,要知道阿葵平时几乎都是一步也不愿离开司南星的,两人没吵架怎的还不想见她?

    就在寒苍猜来猜去之时,寒祁命人拿来纸笔亲自递给阿葵,「姑娘不妨将委屈写下来,孤王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姑娘。」

    听见寒祁的声音,本来哭的梨花带雨的阿葵蓦地抬起头,哀怨又畏忌的瞪了他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不会是……」寒苍脑中闪过一个猜测,「南星告诉你联姻之事了?」

    阿葵抿着嘴,眼泪像珍珠一样滚落,转头哭着跑开了。

    「王兄,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我可有什么地方得罪这姑娘了?」寒祁茫然不解的问道。

    寒苍不知该怎么说,沉默半晌才道:「嗯……祁,等你与南星成亲之后,你能接受阿葵与她同住漠北吗?」

    「为何不能,王宫中房间多的是。」

    「嗯,那便无事了,阿葵是个好孩子,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说完,寒苍便离开了,留下依旧迷茫的寒祁在庭院中晒太阳。

    而越走越远的寒苍一想起自己曾经竟然想要撮合阿葵和祁,就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这下好了,这两人不但没有夫妻之缘,反而还……

    「唉……造化弄人啊……」寒苍有些懊恼的抓抓自己的头发,谁知话音未落,司南星就像幽灵一样从旁边冒

    出来,重重的拍在他的肩膀上,笑嘻嘻的问道:「王爷叹什么气呢?怎么这般苦恼?」

    「你还好意思问!」寒苍头都大了,「你刚才与阿葵说什么了?」

    司南星脸上笑容突然消失,她抿抿嘴唇,道:「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让她留在漠北,不要跟去添乱。」

    「然后呢?」

    「然后告诉她我与漠北君主好事将至,让她……也找个好归宿。」

    「你……」寒苍顿口无言,可仔细想想,早些告诉阿葵,让她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是坏事。

    「阿葵丫头心思细,你就不能婉转一点?」

    「这事难道不更应该直言吗?」司南星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她早一日知道,那不该动的心思便能早一日消下去。」

    「原来你都知道。」

    她没有回答,目光闪动着,复杂而微妙。

    寒苍知道她心中也不好受,又道:「罢了罢了,相信你自有分寸,她留下也是好事,毕竟刀剑无眼,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也不适合跟着我们去战场。」

    「嗯……」司南星心不在焉的应着,又问道:「咱们何时出发?」

    「晚上送行宴结束之后。」

    「好。」

    说是送行宴,但因为此事不宜让太多人知情,送行的也只有寒祁一人,阿葵也以身体不适为由在屋里休息。

    三人坐在桌前,寒祁却命人摆了四套碗筷,而且多出来的那一套明显与他们用的不同,那是套纯金打造的碗筷,上面镶嵌了一、二、三……一共镶了六块蓝宝石,当真是贵重的夸张了些。

    然而寒苍连问都没问,很明显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司南星望着那副多出来的碗筷,似乎明白了什么。

    见司南星一直看着那空着的座位,寒苍忙转移她的注意力,「别看了,快些用膳吧,一会咱们就要出发了。」

    「我还没着急,王爷倒先急了。」

    司南星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又给那纯金酒盅倒上酒。

    「喂!」寒苍忙压低了声音道:「你在干什么?!」

    「敬酒啊!」

    司南星说着,拿起酒盅碰了碰那纯金酒盅,「若无栖姑娘先前预言,否则恐怕司南星不会如此轻易就借到兵,更不会因祸得福,解了化蝽之毒,司南星在此多谢了。」

    言罢,她一饮而尽,寒祁未曾想到她会如此,讶异过后,他端起那纯金酒盅,道了句:「请」,便送酒入喉。

    司南星笑眯眯的望着他,忽的冒出一句:「夫君好酒量。」

    「噗!」

    「咳咳咳咳咳……」

    「王女……咳咳咳咳……王女切莫不可乱喊,孤王还未与你……咳咳咳咳咳……」

    寒祁被呛得俊脸通红,扶着桌角咳的厉害,司南星却偷偷笑着,目光狡黠。

    她绝对是故意的,寒苍无奈的看着自家小弟,果然,只要这个准王后嫁进来,这个王宫定会热闹非凡……

    这个答案是寒苍未曾想到的,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等他在意识到寒祁是认真的,大手「啪」的一声拍在窗前的木框上。

    「胡说!咱们是借兵,哪有把自家君主借出去的道理!战场无情,若你出了什么事情,漠北怎么办?!」

    刚才那话可是把寒苍的酒都给吓醒了,他难得脸色严肃,斥责道:「身为一国之君,哪有拿这事开玩笑的!要是被有心人听见……」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来无影去无踪的,等我找到南星时,他早就已经离开了。」

    寒祁眼中划过一丝落寞,「王兄若能见到他,便让他回漠北吧,我只剩一亲一友,你与他都在外面,留我一人独守漠北,实在是……太孤单了。」

    寒祁却冷静的很,他道:「漠北有王兄,若我不幸马革裹尸,到时就要劳请王兄肩担重任了。」

    好家伙……

    「无事,只要王兄将联姻的话带到即可。」

    「嗯?」

    「王兄说话越来越像父王了。」

    「我哪有那么古板!」寒苍满脸写着拒绝,玩笑过后,他又道:「不管怎样,你绝不能亲征,若是不能一举剿灭赤渊,到时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漠北又要燃起战火,百姓何辜?」

    见寒祁听进了这番话,寒苍又道:「作为臣子,我不能让君主冒险,作为王兄,我也要保护小弟,这次还是由我领兵出战,定能攻破赤渊!而且……你这条命是无栖换来的,就算是为了她,你也要珍惜自己的性命。」

    「你太心急了!」寒苍按住他的肩膀,「战事瞬息万变,就算是无栖也只能知结果,而不知过程,咱们让十万精兵隐于戈壁地下城,一是为了攻赤渊一个出其不意,二是为了掩藏漠北借兵,就算联军败了,在明面上赤渊也不会与漠北开战。」

    寒祁面露难色,他怎会不知王兄所言有理,只是……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王兄。」寒祁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将目光重新移到窗外。

    「五天之后,孤王要御驾亲征,与十万精兵一同剿灭赤渊!」

    寒苍脑子一懵,他大概能体会到自己当年为了不与无栖成亲,跟父王说要出家当和尚的时父王的心情了。

    「当然,我只是开玩笑罢了。」寒祁笑意更深了些,天知道这几个月他独自待在王宫中有多无聊,王兄好不容易回来,不好好报复一下怎么行。

阅读笼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shuzw.com)



随机推荐:隋末之大夏龙雀蜀汉之庄稼汉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李清少年大将军家父汉高祖抗战之无敌基地明末凶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