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本善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wushuzw.com

    病人喝下糖水,没有一会,呼吸渐渐平稳,苍白的脸色有了一丝的血色,随后渐渐苏醒。

    头等舱内的旅客发出一一声欢呼。

    “小伙子厉害,真为咱们华国人长脸。”

    乘务长见病因找到,“那我们应该给病人用什么药?” WWw.5Wx.ORG

    ……

    被众人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唐毅摸了摸鼻子,“这都不算什么,懂得一点医理的都会这么判断。”

    什么叫懂得一点医理都会?你是说我们不懂医?

    “你…fuck。”森地的拳头高高举起,“小子,你这是找死!”

    戏谑的看着愤怒的森地,唐毅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我好怕啊!这架飞机是华夏航空公司的,现在所属领空是华国,目的地是华国京都。你打我一下试试,老子会让你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见自己的助理高高举着的手,迟迟没有落下,罗森教授一双鹰隼般的眼眸看向唐毅,“年轻人,你说的很好。可我们至少是医生,而你…很可能是招摇撞骗的一个骗子。”

    唐毅食指用力弹在森地肘部的麻骨,趁对方收回手的一霎那,后退一步,摆脱束缚,“骗子?我骗你什么了?”

    罗森冷笑,“你刚才说的望闻问切属于中医范畴,而哈佛大学可没有中医这一学科。梅奥诊所的特聘教授更是无稽之谈,就算是我都没有资格成为那里的一名医生。你小子,有什么资格。”

    森地揉着自己的肘关节,终于找到了反击点,“一个骗子,还给这教训我们,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

    唐毅看着两人,没做解释!走到刚苏醒过来的病人身旁,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准备离开。

    “怎么谎言被戳破,就想逃之夭夭?”罗森拿出卫星电话,“你知道假冒梅奥诊所的特勤教授是什么后果吗?哦,你个骗子怎么会知道。不过,很快你就会明白了。”

    看着罗森按下卫星电话,唐毅的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的难看。

    见唐毅难看的脸色,一名空姐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梅奥诊所是什么医院,可想来应该不简单。一会飞机降落后,我帮你拖着他们,你赶紧跑。”

    看着旁边可人的空姐,唐毅嘴角抽搐,要是平时他还会调侃几句,然后为表示感谢,约对方吃个饭什么的,可此刻他真没那心情。

    “哦,我亲爱的桑普斯阁下,你好吗?”罗森满脸得意的看着唐毅,就差说,小子完蛋了。

    “fuck。罗森,你个滚蛋,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吗?这么晚打扰我休息,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明年你想都不要想来梅奥进修。”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毅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一脸幽怨的看着罗森。

    可在罗森眼里,唐毅的表情更像是在哀求,在后悔,脸上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桑普斯你千万不要生气,我在飞往华夏的飞机上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他自称是梅奥诊所的特聘教授。他很年轻,很傲慢,而且无理。这种人假冒梅奥诊所的特勤教授,完全就是抹黑。”

    “桑普斯阁下,如果你要追究这个人的责任,一会下飞机后我就去找领事馆,要他的信息!”隔着电话罗森的脸上都挂着一副讨好的笑容,哪怕对面的人看不到。

    “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唐,唐毅!”罗森想了许久,最终把这个对他来说有些绕口的名字说了出来,“桑普斯阁下,您是要追究他法律责任吗?我可以代劳。”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把电话给他,我有话和他说。”

    罗森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桑普斯可是有暴君的称号,此刻他如此平静,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看着递过来的电话,唐毅想哭,想跑,“喂,老师,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

    “Fuck,混蛋!果然是你!”桑普斯的声音很大,哪怕是隔着电话,他愤怒咆哮的声音,依旧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唐毅把电话离自己耳朵远点,等那边得咆哮声小了少许,这才从新贴在耳朵上,“我的老师,你心脏不好!我可不想刚下飞机,就收到你住院的消息!”

    “那你小子还不辞而别,你可知道我多伤心吗?”桑普斯发泄完,“华国的医疗环境并不好,如果在华国受了委屈,可以回来!”

    “谢谢!”唐毅有些感动,在别人眼中的暴君,在他这里却是一个慈父般的存在,“可华国毕竟是我的祖国,我生在这里,根在这里。无论它贫穷,还是富贵,我都愿意为它付出我的一些。”

    电话那头桑普斯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亲爱的学生,愿你的选择是对了。”

    “我的选择不会有错!”唐毅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渐渐清晰的大地,脸上挂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好吧!该死的,我要再睡会。上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可不能出什么错误。哦,对了,麻烦你转告罗森,他来梅奥学习的机会没有了!该死的混蛋,敢污蔑我的学生!这种人有我在的一天,别想进梅奥半步。”

    电话挂断,唐毅一脸无辜的看着面如土色的罗森,好像再说,看吧,是你自己要打的电话不能怨我。

    罗森眼睛瞪大,双眼赤红,普通受伤的野兽。

    “我这人不想找事,更不喜欢找事!”唐毅耸耸肩,“你说你,拿着我的证书查验一下不就好了。非要打电话,这下好了吧!”

    “尊敬的旅客你们好,飞机即将抵达华国京都国际机场,请旅客坐到座位上,不要随意行走。”

    听到乘务员的播报,唐毅叹了一口气,“一把年纪了,想开一些,生气容易伤肝。”

    唐毅转过头不再理会罗森,在星条国见多了这种人,也不止一次的用行动打他们的脸。

    打脸这事怎么说了?打别人的脸总部别人打自己脸来的好。毕竟自己脸会疼。

    每一次打完别人脸之后,唐毅都会这么安慰自己,好让自己的内心舒服一些,毕竟他自认为是一个善良的人。

    空姐看着唐毅要回经济舱,连忙上前,“先生,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您要不就在头等舱找个位置坐下?”

    唐毅很想说,不用,佳人有约,怎能让美女失望。

    正待回答,可看到空乘小姐姐的容貌,以及白色衬衫下的春光,到嘴边的话马上就咽了回去。

    “好的,没问题!请问一下我坐哪里比较合适。”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作为一个专业的流氓,美女同样也分三六九等。

    眼前这位空姐虽和徐嫣然都属于顶级美女,可胜在制服诱惑。

    唐毅刚坐下,空姐弯腰为他系上安全带的同时在他耳边轻生说道,“上面有我电话,记得联系我哦!”

    低头看着手中的纸条,唐毅咽了咽口水,作为一个专业流氓,如此美女投怀送抱怎能不把握,联系必须联系,谁不联系谁王八蛋。

    唐毅对着老人点点头,“根据以上四诊,病人是因酗酒,长期熬夜造成的心肌梗塞!”

    听到唐毅的诊断,旅客这边一脸错愕的同时,又有些失望。

    看着自己的员工,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难免有些失望。

    “哥们,牛逼!你要早出手,病人也不至于昏迷这么久。”

    “老外,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用仪器捣鼓那么久,不如我们中医望闻问切诊断的速度快。”

    反观森地,却是一脸讥讽,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屑,“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之前说的头头是道。可你的判断和我们有什么区别!病人用了硝酸甘油片没有任何好转,证明你的判断是错误的!”

    “着急什么?”唐毅不屑的看着如同跳梁小丑般的森地,“我刚才说了,病人喝酒了,而且经常熬夜。”

    森地一把揪住唐毅的衣领,“华夏人,你什么意思?”

    唐毅很无辜的看着森地,耸了耸,“难道我说错了吗?一个医生只注重冰冷的数据,忽略了病人本身,一个合格的医生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今天的飞机是清晨6点起飞,这个时候的人胃口不好,通常食不下咽。没有吃早餐,加上酗酒熬夜很容易出现血压过低。”唐毅戏谑的看着罗森,“在这种情况下给病人服用硝酸甘油,很容易造成血压过低,昏迷。”

    罗森叹了一口气,“是我没有注意到病人身上的酒味,诊断错误。”

    看着病人在光滑大腿上,被空姐细心照料,唐毅有些羡慕,有些嫉妒。

    “无需用药,让病人喝点糖水,过会就能苏醒。”唐毅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病人,给出了一个便捷有效的治疗方案。

    站在旁边的空姐听到唐毅的治疗方案,连忙给病人冲了一杯糖水。

    “这当然不够!”唐毅站起身,“中医中还有一样西医没有的,那就是切脉。常人脉搏不浮不沉,不迟不数,从容和缓,柔和有力,流利均匀,节律一致!其中任何一样与这不一同,便可以根据情况得出相对应的病症。”

    “好,小伙子!不错,老祖宗的东西没有丢!”一位老者从座位上站起,激动的鼓着掌!

    罗森趴在病人身边闻了闻,“是的,病人身上确实有酒味,你的判断是正确的。”

    森地听到老板对唐毅的肯定,“老板,既然我们的诊断是正确的为什么服用硝酸甘油片不管用。”

阅读校花的贴身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wushuzw.com)



随机推荐:农家好老攻娇华兰溪溪傅沉渊洛薇我的学历可能是假的徐南徐北国民指定玛丽苏[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